研究人员从南美洲曾出现大规模耐多药